此时魅影的级别已经高我很多

时间:2015-08-10 16:55 作者:带一套
文 章
摘 要
  没事,我只是来交代一下,等下就去。那个,你上次不是要我打听天空圣城有关的传送方法以及周边的新地图吗。现在有消息了~说真的,这种百忙的时候,天宇还抽出时间来亲自给自己送情报,龙怡还是挺感激的。那个,天空之城内没有补养的NPC,只有一个唯一座标传送员,传送

没事,我只是来交代一下,等下就去。那个,你上次不是要我打听天空圣城有关的传送方法以及周边的新地图吗。现在有消息了~说真的,这种百忙的时候,天宇还抽出时间来亲自给自己送情报,龙怡还是挺感激的。那个,天空之城内没有补养的NPC,只有一个唯一座标传送员,传送的地点还不知道,好象是要经过什么任务开通才行,只是我那些兄弟翻了好几个国家才找到的一点零星材料;另外,附近的新地图有20多个,以特色地图对比来说,值得一去的有十三个,不过,那些地方我们都不算是太了解,原因是地形太复杂,那里的怪物等级有的非常低,有的又比较高,甚至有好几个地方还有超级BOSS出没反正都是一团糟。你如果想去的话,自己可要担心着点儿~,天宇边说边把地图资料发送了过来。龙怡看着林旭发过来的十几份地图,眉头皱在了一块儿,照天宇的话来说,他的人几乎全是挂在里面才打听出一些表面资料的;至于天空之城的情报,自己也太难为天宇了,他能打听出来那些还真是难能可贵,虽然他说和没说一个样该死的,上次在天空之城那间房里把自己瞬间秒了的怪物还不知道是什么呢!龙怡想到那次莫名其妙的挂就恨恨不已,害得他现在都有心理压力,不敢轻易上天空。有机会,非要在天空之城大闹一番不可,如果能够的话,最好是能干掉那个不开眼的NPC~~哼哼,龙怡一边按下回城,一边幻想起了自己大战4个守卫天使的情景。考虑到新地图的未知性,龙怡将药物的配比换成了2红3蓝5雪霜。至于能打多久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凭着手中的传送,他来回一趟也是很容易的事。比起他来,其他玩家可就惨多了。即使是元素使的瞬移,也只能用在少数几个外围地图,进入到更深一级的场景便失效了,最后,还是只能靠着那个可怜黄白马牌跑个气喘吁吁。比奇国外围,火焰山。这个凶神恶煞的名字让龙怡传送的念头都省了下来,生怕一下子飞到想象中的牛魔王或铁扇公主前面而瞬间被秒了。中国神话中的怪物,等级起码也会在400级开外吧?在这遍地赤红的地方,龙怡硬是一颗植物也看不到,到底是岩浆流过的残骸,地上面裂着一道道巨大的口子,深不见低。龙怡收起了传送戒指,扇动着身后的朱雀翅膀飞上了天空,他需要的,是找成群的高等级怪物刷经验。目前,冲60级是关键~~飘浮在高空的位置,龙怡这才下意识的觉得有了些凉风,在那该死的火焰山地面上,能感觉到的,只有炽热,和窒息。只可惜,龙怡站得虽远,但却没有弓箭手的明目技能,2.0的视力看过去,不远处的大小山川高低不等,连绵起伏,遮住了龙怡不甚清晰的远眺。只在不远处一些空旷的地方,倒是零星的散布着一些小黑点。模仿着雄鹰的俯冲,全身闪闪发光的龙怡向着近处的一个黑点冲了过去。标准的牛魔侍卫造型,只是把身上的金属盔甲换成了布衣皮甲,穿在这些人形的牛头人身上,显得十分可笑。牛精,38级。对于这种太过低级怪物,龙怡真连打的精神都欠费。气鼓鼓的瞪了瞪这家伙,龙怡还是习惯的性出了手。火龙气焰,攻击的准心精确的砸在了牛精的头上,38级的牛魔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四下张望起来。它的头上,淡然的飘起了一个大大的0*2。火焰系无效?龙怡一下子就回味了过来,看看这漫山遍野的石化岩浆,拿火系魔法打这些怪物,自己还真是少根筋。地上的牛精终于发觉了空中的偷袭者,奈何它是近身攻击的,唯一的表示就是走到龙怡下方死命转悠,偶尔还向着空中吼上那么一吼。龙怡嘿嘿笑了起来,怪物打不到自己,那不是意味着没翅膀的战士和诅咒者甚至是召唤对自己也没辙?这可是个好发现呀~~想一想,万一PK赛中和自己对上的家伙不是弓箭手,也不是元素使那不是光用来挨打的么?如果是别的玩家,龙怡可以猜到,GM肯定会勒令其控制飞行能力。但是,对象换成了自己,负责比赛的GM小子敢么?偶尔欺负一下这些家伙,似乎也挺好玩的?换成了冰咆哮出手,牛精三下两下就被放倒在了地上。意思性的给了龙怡一小堆金币和一瓶中蓝,经验也是低得可怜。降下身形捡起那瓶蓝喝掉,龙怡嘀咕着:天宇不会是介绍的这里给自己练级吧?这怪,也太稀少了令人欣慰的是,越往地图深处走,怪物也慢慢多了起来,以龙怡的经验看来,这里的怪物是按地图层次来调节刷新率的。照这么看来,类似于此的地图层,最后一层的顶级地图里,十有八九是挤满了怪!就是不知道龙怡有没有能力进去横扫一番。除了38级的牛精外,还有60级的成年牛精,65级的牛蛮,全都是乖乖的呆在地上任龙怡宰割的类型。除此之外,只有70级的火烈鸟(飞行)以及70级的烈火兽(远攻)才能勉强给龙怡造成些许可能的伤害。说起来,还真得亏了那条黄金火龙王,至少,龙怡的飞行技巧,算是基本熟练了。又飞过一个山头,龙怡看到了成片成片的牛头怪!最巧的是,一只火烈鸟和烈火兽也没有,就像纯粹牛族聚居的营地一般,充斥其间。放眼望去,龙怡起码看到了数千只牛怪!密密麻麻的,前赴后继的向着山谷中间疯狂涌去。MYGOD,练级胜地呀!欢叫一声,刚准备冲过去,龙怡猛的停在了空中。那个,这些疯狂的牛怪,敢情是玩家故意引的呀?那些牛怪的中间,赫然有着一个火红的身影,可惜身遭的怪物体形太大,看不分明而已。不过,旁边那个,全身金光闪闪的家伙,总不至于是BOSS发出的光芒吧?一道炽热的火焰喷出,火红身影旁边的那个牛怪顿时化为了灰烬,那个被遮盖住的火红身影,也得以露出了一角庐山真面目。正在纳闷这个家伙使用的火系魔法为什么自己没见过,以及为什么他的火系魔法就能够造成伤害时,龙怡忽然张开了大嘴,一下子忘了继续扇动翅膀,差点从空中掉了下去。那是!天啊,那是凤凰!!!

下午,沃玛寺二激情正浓,一股烟草的味道由身后飘来。回头,一张男人英俊的面孔入眸。我慌忙站起夏总您好!低头再看屏幕,英雄已经死亡,经验损失2000万。眉眼之间的不快被他瞬间扑捉。对不起!是不是打扰你了?没有,没有我急忙展出职业的微笑请他入坐,并将一杯茶送上。你老总呢,怎么办公室就你一个人?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我。老总去省上开会。呵呵,难怪你这么悠闲,玩的什么游戏?我尴尬的回答:热血传奇。热血传奇这个游戏不错,很经典。你的名字很土呀?香香公主,哈哈!他调侃的声音使得我恨的牙根痒痒,恨不得一个合击将他灭了。此时,救命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妈妈,她说有人帮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她替我相过了。成熟稳重,事业有成,是我喜欢的那一款,叫我抽时间去见见。不见不见,我不想结婚。我有些恼怒的放下电话。回头看见夏起身与我告别。认识夏是去年的夏季,营业室新来的大学生带着哭腔找我,说几百万不见了。营业厅,商贸公司的女会计正与主任、大堂争吵,情绪非常激动。原来她的老板要去外地签约,叫他转一笔款到另外的帐号,不想突然停了一下电,然后卡上的钱没有了,老板也没有收到。几经查询,才知道因为不是本系统转帐,出现单边账,钱在银联中心。几经周折,钱到本人帐号已是5天之后。本以为此事划上句号,没有想到商贸公司的女会计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拉着营业室主任来找我,说老板叫她休息等待通知,可能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要辞退她了。我拨通了夏老板的电话,自报家门,他的声音很磁性,但很冷漠:我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也希望你们银行办事效率高一些。我很忙,再见!。为了会计的饭碗,早晨,我带着营业室主任赶到他们公司。总经理室的大门开着,落地窗前背站着一个挺拔的男人,手指间烟雾缭绕。敲门,男人转身,目光温暖。银行的同志,请问你们找谁?我们找夏总。夏总,男人停顿了一下,他没有来,我也在等他。男人给我们倒茶拿水果,海阔天空的聊着。一小时的时间转眼过去,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男人接起电话,随后他拿起外套说道我要走了,回聊。夏总他今天有事可能不来办公室。回去的路上,细想此事,觉得有些蹊跷,正在这时会计的电话过来,询问我们去的情况。我恍然,才知道被耍了,原来那位说话的男人就是夏总。次日早上我处理完手里的文件,与主任再次登门,车行驶进大门的时候,会计电话说他发动车子要出门,并告诉车牌号。我在大门口挡住他的轿车。银行同志,要搭顺车吗?他摇下车窗,不温不火。你下来。我窝了一晚上的邪火突然冒了出来。情急之中说了什么,我已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为富不仁等话都冲了出来,他乐呵呵的看着我。三年前,机场安检口,风紧紧的抱着我,心疼的缩在一起。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他揉揉我的头发。记得把小狗喂好,按时给那两个失学孩子生活费,有空去我妈妈那里瞧瞧,剩下的时间必须想我。热血传奇开新区的时候记得替我建一个号,每天要登陆练级,等我回来一起玩。送走夏,我登陆热血传奇165区,替风上线做任务。风是我的边号,就如我们两个人,我白天,他在黑夜;我在左边,他在右边;我在东方,他在西方,我在人间,他在地下,如今我们永远不能交汇在一起。那年冬季,我的生日,他乘坐的飞机坠落。我的世界从此一片黑暗,自此我和他一直活在传奇的世界里,我帮他射猪升级,我给他穿最好的装备,我叫他除做任务之外一直站庄园里,我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他,让他成为黑白照片。比奇城内,人来人往。有小号M我,收徒弟吗?拜吧,师傅我没有礼物送你。一个小刺客出现在我面前。魅影,名字起得很有个性。师傅,我不知道那里能找到钉耙猫;师傅,我找不到牛魔侍卫;师傅,我出师了。师傅你总不在线,你能不能把QQ号码给我,有问题给好你留言。传奇世界,比现实更现实,这里形形色色的骗局令人目不暇接,人性在这里展现得更赤裸裸的。我犹豫了下,还是把号码给了他。他几乎每天都有千奇百怪的问题来请教。这叫我想起大学时与风一起玩传奇的日子,一帮同学,聚会网吧,风耐心的解答我脑子里出现的任何希奇古怪的问题。夏的电话打到办公室,他说看见新开发区的路口,市乳业品公司广告牌上的美女好像是我。车上的朋友都说,找一个太平公主做乳业广告,寓意深刻。我顾不上理会他调侃的语调。拿起电话,叫开发区的朋友帮我看看。结果如他所说。风走的那年春天,我帮一家乳业公司拍十周年宣传片,摄影师顺便给我拍了一套个人写真,一条白裙,一个花环。风给我作成音乐相册。请叫我公主。遵命,公主殿下。游戏里魅影开始叫我美女,并提出要看我QQ空间的相册,听到相片2个字,心脏如针刺般的疼痛。广告果然给我带来了麻烦,监察室的主任叫我谈话。说公职人员不得参加商业活动,不得做有赢利性质的广告,要我退还企业的费用,并要我在最短时间将广告撤下。我在商业银行负责大客户部工作,最初帮企业拍广告,只是帮忙,后来风走后。他资助的两个失学孩子其中一个男孩考上大学,企业送钱过来,我就接下,给孩子当学费了。辗转难眠的夜晚,我抱着残留着风的味道的枕头,想起曾经的抵死缠绵,想起越洋电话里的喘息声,沉醉在爱的迷幻中。登陆传奇游戏,发现魅影竟然在线,他似乎情绪低落,问讯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不幸的男人。十二年前的今天,他的事业刚起步,他累的爬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没有去接下夜班的未婚妻,一个错误使得他们永远分离,她和肚子里三个月大孩子一起车祸丧生。那夜我打开语音和他述说风的好、风的善良、风的聪明、说我们曾经是如何的开心幸福甜蜜,最后我爬在键盘上失声痛哭。风走的消息,我一直不愿面对。只是在想的他时候心如刀绞,心里总有一个念头,以为他在外面忙,忙完就回来找我。我听他的话,照顾好我自己,照顾好他的小狗,照顾好他资助的二个孩子。我没有哭,我也没有闹,只是在静静的等着他回来。早晨,红着眼睛在等车,遇见了最不想见的人,夏。我装做看站牌,视他为空气。走吧,外面多冷,上班要迟到了,他伸手搂我的肩膀。躲闪,一头钻进车里。进门,监察室主任召见行动很快呀,还款的条子送来了,广告也撤了。我们也都是为你好,现在整风期间,希望你不要在参加商业活动了,好自为之。奇怪,是谁替我做的这一切。我隐约感觉是个男人。搜寻追求者的名单,似乎没有这样雷厉风行有手腕的人。乳业公司也是知名企业,能就叫他们撤换广告的人肯定不简单。晚上我和魅影游戏里见面,给他述说白天发生的琐事。每次给我的建议都中肯,甚至是高招。自从那晚他目睹我的灵魂深处的痛楚,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他依然不能说话,说自己和老人一起住。他送我一个王者戒指,说是徒弟送师傅的。此时魅影的级别已经高我很多,我们一起到封魔谷的婚姻殿堂里参加婚礼。公主殿下,什么时候下嫁小民。看到他游戏里密我,我不加思索的回答:等你300级了再说。游戏里蓝字刷出香香公主我爱你,等我300级来娶你。此时心中懊悔,想要升到300级谈何容易。要花很多的时间,精力,金钱,内心懊悔无比,劝阻多次无效。一年一度的银企座谈会上,乳业公司老总告诉我,撤换广告的事是夏出面搞定的。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记得通知我。老总端着酒杯笑咪咪的看着我。结婚?我不记得要和谁结婚?我礼貌的朝他举举杯子。哈哈,不会吧。他亲口说,我的老婆怎么能放那里天天叫无数男人意淫。此时想起游戏里的道士使用的灵魂火符,我想狠狠的贴在他的大脸上。我在人群里穿梭寻找,没有看到夏,从公司财务部总监口中得知,他很少参加此类会议。作为商业银行的大客户部业务主管,我早就知道夏和他的鼎盛大厦及旗下的商贸公司,并将他列入重点营销客户,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一直不肯与我们合作。那次拦车事件后,似乎有些松动。鉴于他良好的表现,餐桌上嬉称我为公主,还好去掉了太平,我微笑作答。偶然,我会异想天开想象夏与魅影合二为一。游戏里我将白天发生的事告诉魅影,他说夏喜欢你。喜欢我的人多了。我极度自恋的打了一行字。那晚我非要魅影陪我去地下参加夺宝战斗,行会里很多兄弟很惊诧,一直以来他都很少参加行会集体活动。那场战斗非常激烈,指挥的嗓子沙哑了,我被挂大爆,魅影送我的王者戒指与衣服掉了。游戏里,我最痛恨被扒衣服,红色三角裤,带着魔法盾站在土城。身材不错 魅影送衣服时打白字和我开起了玩笑。我丢掉他给我的凰天魔衣,掉头离开,关闭私聊。一会游戏里显示出魅影刷出的蓝字。香香公主别生气,魅影之刺在发春。我一下就笑了。接过风的骨灰,我紧紧的抱在胸口。看着他被放在黑暗的墓穴里,我的胸被一针一针的刺疼。从此我的胸必须用白布缠紧,否则就会有针刺的疼痛,让我坐立不安。看过很多次医生,说是心理问题。朋友说如果有新的恋情,疼痛会得到缓解。目前追求者无数,可我依然不能释怀。周末,我登陆热血传奇游戏做完任务,等了好久未见魅影上线。清晨空气的很清新,风资助的女孩在校园里打乒乓,她的对手竟然是夏。他穿白色运动衣,很俊朗的样子。今天周末,孩子们没事,我带你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把你的小狗带上。好呀好呀。旁边的2个男孩一起雀跃。姐姐,他们是叔叔收养的孩子女生小声的告诉我。什么?你叫他叔叔,叫我姐姐?我指了一下夏,女孩吐了吐舌头。哈哈,以后你们都叫她妈妈,升级了。妈妈两男孩朝我鞠躬,我的脸刷的绯红,恨不能点个随即卷飞离。一车,二狗,三个孩子,我们来到一个水库。梅的金毛狗已经老的走不成路。梅将他抱出车,放在一个婴儿车里,孩子们推着它在草地上跑着。我的小狗高兴的跟在后面,兴奋的不时打个喷嚏。这二年它一直与我住在楼里,只有周末我才带他去公园。看着孩子们开心的玩耍,我的心情特别舒坦。走,陪我钓鱼去。阳光、绿草、知了的鸣叫。静静的水面不时有鱼儿咬钩。喜欢吃什么鱼?一会我给你们做。你?我一脸不信的表情。一会你就知道了。他收杆,看着远处的孩子我最近有种很强烈的要成个家的感觉。你个钻石王老五,多少女孩做梦都想嫁给你的。我调侃回道。公主殿下,你愿意嫁给我这个青蛙王子吗?我话音没落,他突然将一只鼓着腮帮的青蛙举到我的眼前,我惊叫着跑开。厨艺果然不错,开饭前,他把鸡肉丝切碎碎的与米饭拌匀给老金毛拿过去。她很喜欢狗,那些年,我们经济不宽裕,她自己舍不得吃火腿肠都留给它吃,金毛一岁那年她走了。那些最难熬的日子只有金毛陪着我。夜色来临,他指间的烟头一闪一暗。此时我在想风,夏在想她。而他们是否能穿越时空看到我们思念的心。我依然每晚上线,但却找不到魅影的踪迹,QQ留言也没有回复,想来他是太忙了。这段时间夏天天和我同电话,偶然下班他会来接我一同吃饭。周末我们和孩子们一起去温泉,因为更衣室的人太多,我将裹胸的长巾放进了包内。我惊喜的发现,我的胸不再疼痛。我在商场狂购了30多件胸衣。我电话里将这个消息告诉妈妈的时候,听见她压抑的抽泣声音,这2年她为我操碎了心。当老总告诉我,鼎盛大厦要被拍卖的消息时,我才想起,最近夏一直说忙,已有一周没见他的人影。冬季的夜晚,电梯里幽暗的灯光,往日灯火辉煌的大楼如此的安静。我向工作人员摆摆手,推开大门。微弱的地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我从后面抱着他。 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他嗓音沙哑。夏转行做房地产,鼎盛大厦作抵押。他的同学是商行的行长,由于手续不够完善被查。两种结局,一是行长被免职,二是大厦被拍卖清还贷款,夏选择其二。靠在他胸前,隔着薄的衣杉,倾听着他的心跳,窗外万家灯火。胸口再次如同针刺,就如那年在机场与风分离,我决定去找老爷子。传奇大厦破土剪彩的那天,老爷子竟然出现了。我从小是和姥姥一起生活的。一直不愿意和他亲近。我甚至哭闹着不愿意和他一个姓氏。风走了以后,他们把我调到他们所在的城市工作。身边的朋友和同事没有人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台上,夏的讲话令我感动我们每个人来到人世都是一个奇迹,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传奇故事,这座传奇大厦就是为那些有梦想有抱负的青年人建造的,希望你们在这里成就你们精彩的传奇人生。剪彩结束,老爷子和来宾握手告别,临上车时,他朝站在人群中的我招手。我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他拍拍夏的肩膀,小声说照顾好我的宝贝,别让她不开心了。您放心,市长。夏恭敬的点头。看着远处众多投来的目光,我心里极其不舒服。周一上班,老总告诉我,大老板找他谈话,以后由我负责市财政存款的营销。我头嗡的一下轰鸣,平静的生活从此不再太平。工作悠闲起来,我上班就打开游戏登陆热血传奇与行会的兄弟们在各泉水点接水,晚上一起打激情。我想起影魅,他级别已经进入玛法群英榜的第十名,而他的人却经常不在线。QQ有他的留言,说最近很忙,请代练在帮他升级, 等他300级来娶我,希望我能等他。夏与我的联系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多了。酒店门口,他和两个高挑的美女谈笑风声下车。我有事情他电话里的声音使我的心噼啪作响,一地凌乱。那天,我喝多了。迷糊中听见两位陪我的女同事在说话:夏,早就知道他是市长的女儿,商人都是惟利是图的。你看以后有她受罪的日子。我消失了,从那个喧闹的城市。小镇,一台电脑,一身白衣,我在传奇世界里寻找我丢失的真情。我申请加入了盛大通讯社,成为了一名记者,我沉迷在这款游戏,这里的爱与恨似乎更简单,直接,这里的激情令我忘却前生后世的烦恼。影魅几乎每天晚上都能上线陪我,即使有事,也会将QQ挂在手机上,及时回复我。他恳求我,见一面,只一面今生足以。地点在小镇的电影院,我如约而来,偌大的影院空荡无人。工作人员刚引导我落座,大屏幕出现了热血传奇大门徐徐打开的画面,随着音乐,我看到自己在比奇城内落寞的身影,小刺客拜师的场景,与影魅在皇宫里并肩作战时的刀光剑影,地下迷宫里夺宝的壮烈,庄园亭子里的悠闲自得,牛魔洞金币摆的心字,婚姻殿堂里他为我绽放的烟花。一个男人的声音随着画面响起。亲爱的公主殿下,我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建国60周年银企联欢会上,寒暄过后,正要离去,缓缓拉开的大幕走身穿红衣的你。那晚我延迟了航班,一直等晚会结束,只为看到你如花的笑脸。第二次见到你,是在校园的草坪上,白衫,蓝裤,两个一大一小的女孩与一只小狗开心的追逐着一只皮球,你从我身边跑过的那刻,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内心里有个野性声音在呐喊,这是我的女人,我想把你藏进怀里据为己有。有人说当你苦苦想念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上天开恩,把你第三次送到我的面前。那个清晨,一身职业装更显得你气质高雅。为了给下次见面留下机会,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会计离职之事,让我看到你的善良和单纯。在得知你玩传奇游戏之后,我也注册了一个号,叫影魅。大学时也曾玩过传奇,后来因为忙碌很少顾及。很沉迷与你游戏里的纯纯的感情,一身布衣,一把木剑,我们杀鸡卖肉,不断与各种人、兽战斗,我们在拼搏中成长,在激情中完善自我,最终我们成为沙巴克的主人。抵押之事,被老爷子轻松化解。一切步入正轨后,一些现在或过去的朋友,在地知我们的关系后,叫我引见你家老爷子,扰乱了以往我平静的生活方式。冷静下来的我开始反思。难道我今后的商场生涯要被你家老爷子的光环所笼罩。我奋斗十多年的成就,抵不上权位之上的一句话,我男人的尊严极其挫败。我开始躲着你,可是越躲避就越困扰,你的身影无处不在。你每天在我的脑子里走走停停,如影随形。我自以为是个克制力超强的男人,那天下午我终于按捺不住,拨通你的电话。查无此号。所有人都不知道你的去向,我找遍了所有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站在寂静的大街上,我仰望平地而起的传奇大厦,突然我想起了传奇游戏,或许你躲在那里疗伤。我放下了一切,陪你畅游在传奇世界里。你在游戏里被人求婚了,你在IS唱歌了,你打架被爆了装备,你写的采访稿子被发表了。隔着屏幕,我无法触摸到你的长发,无法感知你的温度,我想拥你入怀抚平你的伤痛,给你一生的宠爱。抽了半包烟,我鼓起勇气敲开你父母家的大门。二个老人正在吃饭,老爷子给我到一盅酒,你妈妈不停的给我布菜,此时我才明白,无论多么强悍的男人,都需要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疼爱他的女人。临走,你妈妈把一个字条递给我孩子!这是地址,有事情要多交流沟通,老人都希望你们幸福,如果实在不行,也不要委屈自己,我们不怪你。我的眼圈刷的红了。妈。您放心,我一定把她带回来。看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影院大灯亮起,我伸手抓过递上来的面巾,在脸上胡乱的擦着。抬头,一张熟悉的面孔正伏身看我。亲爱的公主陛下,你能原谅我,叫我做你永远的仆人,被你驱使和折磨吗?亲爱的朋友,我的故事讲完了,如果你想认识故事中的人物,了解故事真假,请到热血传奇165区(凤鸣)来,我们在这里等着你。[香香公主]说你的故事,讲我的传奇,欢迎加入通讯社玩家交流QQ群:①群: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不记得自己升级成功了多少把212的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