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在深夜前来买些小杂货的人会好心地提醒

时间:2015-08-10 16:55 作者:此时魅
文 章
摘 要
  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传奇中的你我,也在缔造着传奇。玛法野史NPC篇1、盟重之上有一城,城曰土城。如若说比奇是幽静的世外桃源,那么土城,就是喧嚣的红尘万丈,这荒原茫茫、流沙蔽日的城,才真正是这片大陆无限可能的起始点。是以每一个路过这里的人都风尘仆

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传奇中的你我,也在缔造着传奇。玛法野史NPC篇1、盟重之上有一城,城曰土城。如若说比奇是幽静的世外桃源,那么土城,就是喧嚣的红尘万丈,这荒原茫茫、流沙蔽日的城,才真正是这片大陆无限可能的起始点。是以每一个路过这里的人都风尘仆仆、步履匆匆,除了城中广场东侧的那一位流浪汉。2、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麻木地站在那里,守着一个小摊子,卖一些诸如随机卷、护身符的杂货,若有人卖出此类货物,他亦会以低价收回,从中赚一点小钱。有好事者称,多年前,他曾是比奇国王御前大将军。只是时光荏苒,英雄如何末路,线索已然湮灭,成为一段不可考的故事。也许,就连他自己也忘记了,那些激情飞扬、纵横沙场的岁月了吧?3、可惜,世人都懂的遗忘,除了他。虽然他曾经很努力的试着去忘掉,甚至央酒馆那精通酿酒的老板娘帮他酿一壶醉生梦死。可惜,酒就是酒,可以让人醉,而不能让人遗忘。甚至,当你醉了的时候,记忆反而更加清晰,仿佛一伸手,就能握到那一双温润如玉的纤手,将它贴在自己的胸口他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4、暮色渐浓,土城熙攘益甚。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很疲倦,倦的什么都不想,只想倚着杂货摊子假寐片刻。偶尔在深夜前来买些小杂货的人会好心地提醒他,这么晚了,不如收摊回家吧。他只报以沉默。让好心者也会带着些许嫌恶地小声议论一句:真是个怪人!只是,像他这样的小人物,并不会有太多人关注,大多数人连他的名字都不清楚,只因他居无定所,而戏谑一句:流浪汉。面对这个名号,他仍然沉默,仿佛这就是自己的本名。又或许,他只是觉得无所谓。5、这一天的夜,似乎格外的深,就像他骨子里的倦意。就在一盹之间,他惊觉摊子前有一女子伫立,那身影,那面容,那眼波中的流光是她?是她!真的是她!女子笑语盈盈,殷殷轻语:将军,将军简单的两个字,她却说得柔肠百折,他竟忘了自己早已不是身披铠甲号令天下的大将军,仿若还是身处激战漩涡之时,与魔族中的她初遇,那一瞬的惊艳,是悠长岁月中唯一的光辉。再一晃神,他颓然退后一步,她还是如花美眷,而自己落魄如斯。此刻,他应该转身离去的,但是心中的贪恋,生生拴住他的双足,于是怔怔落下泪来。到底,他还是挣破了这难堪的境地,自嘲道:阿蛛,你会不会笑话一个老男人的眼泪?阿蛛眼底的温柔仿若可以漾出来,她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说,我挂念你。6、若有人记得史前的那一次魔族屠城,定会记得那一战的卓绝与惨烈。整整三个月,他统帅三军,横刀立马冲在最前,斩杀魔族兵将无数。伤亡者的鲜血浸透了比奇的每一寸土地,整个玛法上空,笼罩着浓浓的迷雾,空气中血腥,仿若实质。魔族已是败势,他却越战越勇,挥刀处,雪亮刀锋之下,便是魔族败将。不知从何处竟传来幽幽暗香,他略一怔间,一名女子已从迷雾深处走了出来,说不出那女子有多美,只是此季正在浅塘中盛放的菡萏,也及不上她之万一。她款步向他,有兵将阻拦,她只轻轻扬手,一道毒粉轻扬,拦着已命丧黄泉。他早该猜到,这正是魔族三公主阿蛛。传闻她貌美无双,一直师从赤月研习毒术,有轻云雾手人断肠之名。这一战,魔族酝酿三年,旨在消灭人族,独尊玛法。战到这一刻,阿珠才出来,无需多想也知道是魔族的最后杀手锏。而他,本应在她未及身侧就飞出一刀取之性命的,却兀自怔忡,视线牢牢被她牵住。阿蛛的目标只在他一人。如若他阵亡,势必战局逆转,魔族称王已是定局,否则,就是决然相反的结果。阿蛛越走越近,近的可以看见她嘴角轻扬的浅笑。就在她一扬手间,手腕却被他牢牢握住,此时迷雾骤然浓重起来,一尺开外,已不见人。片刻间雾又散开,战场上只剩人族兵将,以及一地尸骸。魔族残兵和那美丽无双的魔族三公主阿蛛,竟如魅影一般消失无迹了。他默然而立,突然,他手一挥,从不离身的刀应势抛出,远远地落在地上,刀身没入地面,犹自龙吟阵阵。在那须臾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7、那一战之后,魔族再也没有来犯。人族统领玛法,处处男耕女织,田园牧歌。听说他曾在深夜拜访比奇国王,与之长谈彻夜。黎明时分,国王震怒,怒斥道:魔族妖媚,魅惑众生,朕竟错看了你!隔了一日,大将军府中乱作一团,大将军居然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一找,就是三年。时日久了,各种传言都有了,有人说他被阿蛛迷惑,失职放走了魔族残军。又有人说,当时阿蛛只要毒粉洒下,整个人族都会灭门,是阿蛛对他一见钟情,是以未下杀手而退兵。还有人说,大将军和阿蛛一见钟情,却因人魔之隔,各自郁郁而终。更有离谱的说法,他曾去找国王求情,希望能迎娶阿蛛。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了,且不说三军统帅娶妻需名门闺秀、门当户对,就凭阿蛛魔族身份,又怎能跨越人魔的天堑?传言逐渐散去,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一百年,又是一百年8、三百年的过往,怎可能白驹过隙,只是没有彼此的时光,回首时,竟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颓寂。眼前的女子,衣袂飘飘,直如将羽化一般。千言万语,却化作相对无言。他取出一包卷轴,笑着对她言道:蛛儿,你瞧,这随机卷轴,可以让你倏忽间置身他地。阿蛛笑盈盈地接过去,说,若你气我,我定凭它逃走,让你再也看不到我。小儿女的嗔语,仿若天长地久触手可及。看在别人眼中,又何尝不是一对佳侣?他没有告诉她,为了她,他放弃了盛世繁华的一切,为了寻她,他走遍了整个玛法,终于在最繁华的土城留了下来,因为,若她回来,定会路过这里。9、他还在摊子前,默然站着。阿蛛这些年来身在何处,如今又归去何方,他明知问也无益,所以绝口不提。他只记得,她走的时候,带走了那包随机卷轴。若随机卷可以带一个人逃离,那么,同样也会带她再次回来。他还在等,他有这个耐心。10、如果你遇到一个叫阿蛛的女子,请你告诉他,你曾见过她。他在土城,广场东侧,他的名字叫做流浪汉。[荷心清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nb孩子还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