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妥当的小排骨听到可以去探险

时间:2015-08-10 16:55 作者:偶尔在
文 章
摘 要
  骨魔的首领黄泉教主,曾经是苍月岛上一个令人畏惧的存在。然而在白日门主率领虎卫将之驱逐后,他不得不四处流亡,最终在沃玛森林中蛰伏起来,为了复仇不惜与沃玛教主联手,频频袭击人类。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无与伦比的耐心和冷静,他暗中积蓄力量,发誓终有一日要

骨魔的首领黄泉教主,曾经是苍月岛上一个令人畏惧的存在。然而在白日门主率领虎卫将之驱逐后,他不得不四处流亡,最终在沃玛森林中蛰伏起来,为了复仇不惜与沃玛教主联手,频频袭击人类。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无与伦比的耐心和冷静,他暗中积蓄力量,发誓终有一日要重返苍月岛,向白日门主复仇。

众人起身急忙收拾行李,本来流云的计划是,四人收拾好行李后直接从南门离开,用一晚上的时间直接赶到银杏山庄,然后第二天再乘船前往白日门,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从南门到银杏山庄的路上危险重重,特别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候,疾风则提议直接从西门走,一直到沃玛森林的关口,然后直接去沃玛村,最后再从森林直接到白日门,虽然这条路更危险一些,但是在路上总有一站可以停留一下,而且森林里也有比奇的军队,相对来说不是太危险最后大家表决还是走沃玛森林。但是很不幸,就在他们收拾好行李的时候,半兽人大军攻城了大约5万头半兽人分三路进攻比奇的三个城门。而比奇城的军队也迅速进入了防守状态,扬奇急忙率领军队开始在比奇城内布防,对于扬奇来说这5万半兽人根本就不足为惧,因为比奇城内光正规军就有十几万人,另外还有3万御林军。即使这些不算,在比奇西北方的沃玛森林的关口也有2万军队,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赶到这里。他反而担心的是,沃玛森林里的恶魔势力沃玛教会不会乘机出击。而森林里现在也只有数万士兵在驻守了。这下浩天等人一下没了主意,看来恶魔似乎知道浩天就在比奇城内,而且甚至可能知道他们今天就要离开。而且它们知道一旦他们成功到达了白日门它们便再也没有办法了。蜀山急忙说最好还是走南边,如果往西门走到时候在森林说不定会碰到沃玛教的恶魔军队,那样就糟了。但是疾风却坚持要往沃玛森林走,面对三人疑惑的眼睛,他说:现在最危险的路也许就是最安全的路,它们不会想到我们会冒险走西门的。四人急急忙忙奔向西门,此时比奇城已经是一片大乱,士兵们纷纷上街维持秩序。当他们赶到西门时,发现西门已经到处布满了士兵,半兽人已经攻上了城墙,而他们也遇到了奇锐将军,他正准备率领数千名骑兵冲出去与半兽人决一死战。奇锐认得浩天,大叫:浩天,你来这干什么!我要离开比奇城!浩天也不隐瞒。什么!奇锐大叫道:你要离开?不错。浩天答道。你疯了吗?奇锐叫道:你身为皇族,竟然要离开!奇锐叔叔,感谢你这么多年一直和扬奇叔叔照顾我,代我向长城,奇风和扬奇叔叔告别,我真的要走。这时奇锐看见了流云三人,他是认得盟重三剑客的,这让他很不解。浩天急忙解释:其实他们就是我的三个叔叔,奇锐叔叔,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以后再跟你解释,但是我现在必须出城!什么!奇锐似乎明白了一些。好吧,毕竟这么多年了,情况紧急,叔叔就帮你最后一次。你们快穿上军装,等会和我们一起冲出去。流云三人和浩天迅速穿上了军装,奇锐给了他们四匹好马。等会我们一起杀出去,我给你们20名骑兵,一旦我门冲乱了敌人的阵型,你们就乘乱离开。对了,我还给你面令牌,这样你可以去比奇的任何一个地方,没人会拦你。说完奇锐便向浩天扔了块牌子。谢谢叔叔!浩天接住牌子道。行了,我会代你向他们问好的。奇锐道,然后下令:打开城门。城门缓缓地打开,半兽人像潮水一样拥了进来。好了,士兵们,我们上!奇锐拔出了剑,和骑兵们冲了上去。半兽军队毫无防备,立刻一阵大乱,军队迅速被人类冲乱,死伤无数,而城内的比奇步兵也杀了出去。浩天等人和那20名骑兵乘乱向森林关口飞奔,身后的喊杀声越来越远浩天不禁往后望了望,这是14年来他第一次离开比奇城,而以后面对的,是新的生活。

某日,天空湛蓝无比,我在比奇城外突然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向后退了几步,不敢再向前走,就在这一天我遇见了那个人类,一个身穿天尊的道士,只是这次我没有像平时那样,见到有人经过就吐出毒液,我安静的躲在草丛里望着他,我猜想他这是要往沃玛森林去。就在这时,不知哪里跑出一个雪人向他扑过去,我心急之下,竟然吐出毒液毒了那个高大的雪人,平日里看到它我都是躲得越远越好,它恨恨地盯着我,那个道士也愣在那,我对高大的敌人继续吐着毒液,我越来越向前靠近,雪人很是愤怒,看出我眼神中的坚定,他竟然一步步向后退去,雪人就这样走了,而那个小道士却是一头雾水,这时我看清楚了他的名字。我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这一刻,我知道从此我的心里会住着一个人类。假如我没有遇见他,那么我还是爱在草丛里旁若无人、翩翩起舞的蜘蛛。

第二节 小道士和胖神兽这里是比奇省境内的沃玛森林.也是完成任务的必经之路.这次的任务是刺杀隐居在白日门丛林迷宫的天尊老人。并夺取传世之剑镇天.我知道这是分糟头对我开的一个可怕玩笑.天尊老人早在20年前武林所发生的那件大事而隐居从林迷宫,之后便没人见过他.虽然想起来觉得完成这个任务不可能.但是每当我想到那自由的蝴蝶,我便会义无返顾,就如同飞蛾扑火.遇到大山是在我进入沃玛森林的第3天.那时他正被一群半兽勇士围攻,只见他左一符右一毒,显得很狼狈不堪,而他的那只肥胖神兽却趴在树下睡懒觉!我无意要趟混水,想饶开着走.他眼尖看到了我。便从怪物群中用力的向我招手:"那位美女姐姐,这边啊,这边正有一位帅哥在受难啊~!''我不理会他,想继续赶路,没想到他却隐个身,乘有个小缝隙时专出了群围中.让怪兽的目标转向了我。我没办法只好念咒施了冰咆哮,一下子解决了那群半兽勇士.我警告似的看了小道士一眼,便想继续赶路,可那小子却不依不挠的奏了上来;"嘻嘻~美女姐姐你好酷啊!让我做的你小跟班好吧?''他殷勤的看着我.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的,稚气未脱.我不理会他,继续赶路.他回头看到神兽还在睡,又便跑回树下,拉扯着它那肥大的耳朵喊到;" 豆豆~你醒醒啦.我们要和美女姐姐一起赶路哦!..哎呀~姐姐你别走这么快呀!等等咱两啊~~~".....七天后--------"姐姐~我们都赶了七天路了,好久都没能在大床上睡觉了.我知道前边不远有家客栈,我们就去休息吧!啊?''小道士拽着我的裙角问."没人要你跟着我!''我没好气的说,他装出一副假得可以的可怜像:"你看看我们家豆豆,这是它长这么大以来最累的几天了~~~可怜的豆豆~命苦的豆豆~''那只胖神兽听了急忙用力点头以示委屈,看到我杀人似的目光,便急忙低下头低嗷着.这是我长这么大睡的最安稳的七天,我一直尽量避免睡觉,能不睡,则不睡,多年来有个梦魇都一直跟着我,一直都是同样的一个噩梦,血,尸体,和哭声.....好在身旁有大山这小子.夜晚来临时,我们在篝火旁,他会陪我讲故事.吹竹笛.那笛声会使我心旷神怡.那是一种快乐的声音,一种让你忘记烦恼的声音.一种让我睡得香甜的声音,而这七天,他则累坏了吧?每当他叫我姐姐时,我会感到很窝心,仿佛有了亲人.他说他叫黄大山,师傅叫黄大海,从小就和师傅相依为命.最近刚出来闯世界,见见世面,看着他稚气的脸,未染世俗尘埃,我告诉自己.相信他吧!拉回思绪,我拍拍被尘土染得灰白的魔袍笑着对他说:"好吧!向客栈前进!'' 走着走着我又转头看着楞在原地的他,问到:"哪个方向?''说完主狗二人顿时倒地.

2000年是一个历史性的年头,进入21世纪、我到北京上大学、年底传奇开始测试......传奇!通过同学知道的网络游戏,那时的传奇真是时尚的话题。玩传奇不叫玩传奇叫砍传奇,突出了游戏性质——流畅的PK环境。不象现在的传奇,现在的传奇可开始比已经是面目全非了。下面给后来的玩家介绍一下刚刚开始的传奇游戏吧。刚刚开始砍传奇的时候,没有外挂,有明显的黑天和白天的区别,黑天要点蜡烛的哦,而且只能照亮自己身边一大点的地方,进洞也要点蜡烛的不论是黑天还是白天,简单的说一下僵尸洞(废旧矿区)吧!在黑暗的环境下时不时的传来僵尸恐怖的嚎叫,真实让人担惊受怕,不知道怪物的具体位置,太恐怖了!不用说僵尸洞,刚开始练的号,在野外砍鹿都很困难,没有外挂的加速,没有泰山,受到怪物攻击还一仰一仰的,很贴近生活特别逼真,不用说升级自然就慢的不行了。我还记得,我练的第一个号是个道士,那时侯的道士PK就是无敌啊,一个26级3级宝宝的道士自己可以单条3个28级的战士外加1或2个法师,那时侯道士的火副就是个猛,一点不比法师的3级雷电差,还要比那电强的多。战士没有追杀,按SHIFT就是走,也没有起步跑,跑之前还要助跑走几步才可以跑起来,道士的宝宝也强,不是一般强,是非常非常强。法师无比的菜没有魔法锁定,PK就直接等于牺牲。后来有了简单的显血外挂,但是不显血值的,只有个红条在头上,同时也出现了免蜡,和起步跑。不知道是哪个聪明的玩家发明了,手工魔法琐定,方法如下:点怪物的名字鼠标快速拉倒对话框内,使怪物的名字保持一直亮着,这样就完成了锁定,是需要相当的技术的。道士的毒和符互换也是手工的,把人物装备栏打开放在游戏界面的最左上角,让状态栏刚好漏出人物的右手,再把背包打开放在游戏界面的右下角,刚好漏出最左边一排的格子,格子里自然就是放着毒和符了,就这样要换的时候用鼠标点着来回换,也是需要技巧的,那时侯的道士玩起来超级麻烦。再说说装备方面。战士,那时侯没有人见过裁决,裁决都是一种奢望,就算菜刀都少的可怜,炼狱也是屈指可数的。你们见过拿菜刀的战士管拿炼狱的战士叫大哥的吗?还是跟在屁股后面一个劲儿的叫,为什么?因为他们要说“大哥,炼狱借我穿战神用吧”,哈哈,真可怜,那时侯的战士能穿的上站神的简直就是太牛了。所以战士都穿道士的灵魂战衣(灵魂战衣的属性是 防3-6 魔防3-3 攻击0-2 道数0-2)所以战士都穿灵魂,哈哈。那时侯的幽灵项链也要记忆项链贵上N多倍,多一点攻击上线呢,穿战神的好东西呀。功1的头亏更是天价。战士可怜吧,道士法师更可怜。道士根本穿不上幽灵战衣,法师也穿不上恶魔长袍,商店没有卖的,打到衣服都象个宝贝似的在仓库存着,那时侯包的少,能打的怪的等级也低。那时侯坚固手套是好东西啊,不管什么项目上加一点属性就不得了了,特别是功1坚固。道士按理说是有钱人吧,可是有多少道士都30级了还领着2级宝宝呢,没有钱练啊,太穷了!还有那时侯比齐的各个商店都是不开战斗的,在里面可以杀人,可以暴出东西来。经常是拣了垃圾的法师回来在商店卖,被战士暴了一地东东,战士就发财了,呵呵。那时也没有特修,除了武器,比齐成里有个老头会特修,其他的什么衣服首饰都不可以特修,特修外挂也没问世,一个持久3的幽灵手套还能卖100多万呢。有好东西的人出门都不带,就是在和平区才带上名牌,好给自己行会收人呀。下面再说说,早期传奇里我的乐事。小号在森林里杀鹿,砍着砍着,突然死亡,我都4级了啊。满脑子问号,仔细一看在我的案发现在从地下冒出个食人花,可怜我一身好武艺,被它暗算了。后来一个朋友是战士组了个法师去沃玛森林练级,遇到BOSS半兽勇士,战士13级,法师刚7级,小火球是一阵狂飞啊,身上带的药都打没了,勇士还没有倒下的意思,于是战士牺牲,为了回城买药,买足了蓝,给法师送去,终于BOSS倒下了,地上暴出了8X8的好东东(其实都是垃圾,当时觉得不错),凯旋了。等过几天他们两个都20多级了,去沃玛森林再次碰到半兽勇士,看着两个人紧张有激动啊,于是两个人摆开阵势,清理小怪,作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开始攻击BOSS,结果令人郁闷,会了雷电的法师自己很简单的几下下就搞定了,完全没有当初那种艰难的感觉了。也是8X8大暴,但却没有第一次那样激动了。再说说,30级左右去祖玛,千方百计的下到4了,道士隐身堵小房间的门,法师外边电,由于不显血值,不知道都有什么样的极品。祖玛卫士有的很好打,有的是超级快超级狠,遇到就是必死无疑,现在知道那是1000点血的极品卫士。还有1400的队长,那时侯那知道啊,被这些不同的卫士折腾晕了,当时我们管1000的卫士叫骑摩托车的卫士。还有很多很多和现在的不同说起来啊,都可以出书了,就简单的说这些,希望给后来加入传奇这个大家庭的朋友带来快乐和对传奇发展的了解。郑重声明,以上讲诉都是在没有开白日门地图之前再之前的事。最后祝愿,所有的传奇玩家开心快乐!

那年,我不过是一个挥舞着降魔,带着一级小排骨的小道士,刚穿上的灵魂还散发着商铺压箱底的气息。穿过闭着眼睛都不会迷路的沃玛森林,跨入了蜘蛛遍地的白日门城,去拜访传说中天尊使者。如何快速的成长是一直是心底的纠结,当看到领着虎虎生威大狗的高道飘逸地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甚至能听到身后的小排骨吞咽唾沫的声音,他手中的小板斧也在那一刻失去了应有的光泽。走进那个叫日洪门的小院子背靠远处的丛林迷宫,仿佛里面的大蜘蛛随时都会蹦到院子里来,我的后背一阵发凉,虽然常年站在门口的带刀侍卫看起来是那么的威武,但如果一群群的蜘蛛冲进来,恐怕他们也会手忙脚乱吧?尊者对我的来意毫无兴趣,他似乎并没有打算去寻找我内心纠结的答案,他只是望了望远山,打了一个深沉的哈欠,又昏沉睡去。百无聊赖的我,却又不好意思离开,身后的小排骨已经累得嘎嘎作响,再不让他休息,他一定会成为一堆白骨。拿出贴身的宠物火符,将其收在其中,门却轻声推开了,一个人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到我迟疑的表情,他首先开口了:我叫虎卫,你能去丛林迷宫帮我找一下我的兄弟吗?他找不到回来的路了。顿了一下,他叫鹰卫。休息妥当的小排骨听到可以去探险,便急不可耐的抽身出来,抢在我前面奔向从里迷宫。在入口,见到镇守封印的弓箭手,他们并不赞成我进入迷宫寻找什么鹰卫,其中一人几乎是鄙视的口气说:那小子最早也是跟我们一样守护封印的,后来因为贪玩误入迷宫,丧失了心性,恐怕早已成为蜘蛛口中的美味了吧!我的小排骨何曾听得进他们的话语,他带着迫切的目光呐呐自语,仿佛在告诉我,没有我他也要进去看一看,我又怎能丢下忠诚的小排自己离开呢?飞身行,我和我的小排骨已经走在丛林迷宫中,到处是嘶哑的蜘蛛叫声,每走一步我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随着越走越深,我甚至有点后悔没有听弓箭守卫的话了。再看手中的降魔,散发出了暗绿色的荧光,这预示着前方的怪物成群结队。但此时的状态只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当我从小排骨尖叫声中清醒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蜘蛛包围之中,天狼蜘蛛、花吻蜘蛛、巨鄂蜘蛛水泄不通的包围圈在缩小,他们像从来没吃过饭一样咽着口水,张牙舞爪、争先恐后地扑了过来。也不知道小排骨碎了多少次,又重生了多少次,只记得天边的月亮慢慢爬上了当空,竟然是一轮红色的月亮将黑暗的丛林迷宫照的耀眼不堪。我的灵魂被蜘蛛锋利的牙齿抓破了太多的洞,降魔也呜呜的开始鸣咽,我有些绝望了。嗖嗖嗖一支支利箭从树缝间隙飞来,蜘蛛们竟然退却了。一人手握银弓出现在不远的地方,在赤色的月光下,显得异常高大威猛。没有实力,就不要来逞能。他有些不悦的说道。我苦笑道:受人所托,寻找鹰卫,何来逞能之说?他听到鹰卫二字后,明显一顿,忽又安静下来,转身离去:鹰卫早已不在,回去转告世人,再修炼足够强大再来赤月恶魔祭坛一探究竟吧。当我再次回到日洪门的时候,天尊使者似乎早就在等候我的归来,他用赞许的目光望着我浑身破烂的装束,缓缓讲起了关于赤月的古老传说,悠远而绵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来到峨是峨嵋开后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