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站在土城安全区

时间:2015-08-10 21:33 作者:我一直
文 章
摘 要
  1-7级,您可以通过新手引导任务完成升级,也可提起木剑在新手村杀怪成长。8-14级开始适应玛法大陆残酷生存的您开始学到第一个技能,走出新手村,走向沃玛森林,在战斗中学习利用周边环境和地形战斗,将让您的玛法战斗更有效率的展开。15-21级迎接全新成长的一个阶

1-7级,您可以通过新手引导任务完成升级,也可提起木剑在新手村杀怪成长。8-14级开始适应玛法大陆残酷生存的您开始学到第一个技能,走出新手村,走向沃玛森林,在战斗中学习利用周边环境和地形战斗,将让您的玛法战斗更有效率的展开。15-21级迎接全新成长的一个阶段,可以去更远的地方修炼,半兽人古墓和比奇矿洞将会诞生很多玛法未来的强者!22-29级职业开始鲜明,可以换上专用防具,潇洒的踏入毒蛇山谷。30-35级可以学习到更新更强的职业技能,您开始向往危险重重的死亡山谷,石墓地图将遍布您探索的身影。36级以后,石墓阵、沃玛寺庙、祖玛寺庙、骨魔洞可以让您一路冲刺到更高级别,而封魔矿区、赤月峡谷、尸魔洞、牛魔寺庙会带给您真正的传奇激情之旅,您的每一步都要小心,最危险的地方就有最惊喜的收获!

13、屠龙任务在盟重城酒馆外有一位威风凛凛的火龙将军,只要玩家的等级大于60级且团队超过6人时,就可以通过他进入火龙神殿,如果在一周内完成五次屠龙任务,就可以得到4亿经验的屠龙奖励。当时,小小行会的会长孤独血魔制定了每周一20:00屠龙的制度。每周一晚上,再大的事他也会推掉,带领行会人员组成多个小组去屠龙。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养成每周一20:00屠龙的习惯。当时,每周一19:4020:30之间是小小行会上线率最高的,这个时间段基本全员都会在线。我的第一次屠龙是在加入小小行会的第一个星期一。当时,我刚满60级,之仙已经快三百级了。他知道火龙殿的惊险,为了确保我的安全,在周日就送了我一本《困魔咒》并带我去霸者找怪练习技能。我把F6设制为困魔技能,在之仙的陪伴下,我们一起进入封魔矿区,我负责织网困魔,之仙负责清扫漏网之鱼。一路上,就见我扬手一挥,一个圆圆的白色光圈从天而降,象一张大网把一只只怪物困在网中央,看着那些平时张牙舞爪的怪物在光圈的束缚下拼命挣扎也动弹不得,我内心的小宇宙有些过度膨胀,对之仙在一旁的催促也置之不理,只是沉醉于欣赏被困野兽挣扎的痛苦表情。当我终于理解之仙说的困魔咒有时间限制时,就见那些奇妙的光圈瞬间消失,那些野兽也在瞬间恢复自由,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围过来。戏剧化的转变让我哭笑不得,也了解到困魔咒不仅有时间限制,而且只能用来困怪兽,却不能用来困其他玩家、英雄和宠物。我们在霸者练了好久,一直到我终于把困魔咒技能练得娴熟并且已经能收放自如时,之仙才肯放我下线。周一晚上,我跟随大家在酒馆外集合,之仙还在旁边千叮咛万嘱咐:里面太危险,进入神殿后你就站在入口处,千万不要往里闯;带好幻镜卷,只要看到队长喊回,你就马上回到土城;记得把宝宝收了,等做完任务领经验时再把宝宝召出来在他的唠叨声中,我终于踏上了火龙殿这方热土。踏入火龙殿,就见一张狰狞的龙头图案在走廊上若隐若现;走廊的边沿是从小到大不规则排列的尖尖龙牙,整个场景透出阴森的味道;走廊两边是深不见底冒着红光的滚烫岩浆,仿佛告诉大家,一不小心坠下去就会烟消云散、尸骨无存。队员们都无视危险,争先恐后的进入殿内,只有我非常听话的站在走廊外,丝毫不肯向前多走一步,并暗暗思忖只要会长血魔一发出回的号令就迅速逃出这个阴森的地方。片刻后,只见有人在会里喊:道士呢?我们的道士呢?快来把那些碍事的蝙蝠困住呀!站在殿外的我突觉阵阵羞意涌上心头:既然是一个团队,我怎能如此不劳而获呢?我是一名道士,在大家需要的我时候应该勇往直前,不能总躲在大家的背后。刚满60级我终于颤颤巍巍的踏入了火龙殿,只见一条条火龙的雕塑活灵活现,仿佛有岩浆会从它们口中喷薄欲出,也仿佛下一刻就会腾空而起。我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一点点向火龙殿深处靠近。远处,有三五只恶血蝙蝠向我慢慢靠近,虽然之仙一再说这里面很危险,但是第一次进入的我并不以为然,甚至感觉除了那条龙外,这些蝙蝠可能和霸者中的一样,会被我瞬间消灭。我懒洋洋的挥动手指,施展困魔咒技能,就见它们被一个个光圈困在原地,奋力展开翅膀也一步不能前移。周围的蝙蝠可能发现自己的同伴被困,纷纷前来营救,我朝它们一个个扔去那困魔的光圈。有一只从光圈的间隙中飞过,我懒得理它,朝旁边的一小群蝙蝠继续旋展困魔咒,就见那只恶血蝙蝠离我越来越近,近到似乎能听到它发出 嗡嗡的声音。我挥动手中的无极棒,想把它毙至棒下,却不料在它碰触我的瞬间如同引爆一颗炸弹一样,我们双双而亡。当时的我只顾埋头看屏幕中凄惨的趴在地上的缱绻,没有去细想旁边那个大大的感叹号的寓意,依旧和往常一样小退,然后进入游戏界面。刚刚站在土城安全区,就见之仙密我:怎么了,是不是挂了,跑哪去了?我说:是呀,我进到殿内还没见到火龙的真颜就挂了。之仙说:我们刚做完一次,快喊血魔,让他重新组你进去。另外,在里面不用小退,挂了之后直接按一下旁边的感叹号就在原地复活了。我喊血魔,让他重新组我,血魔问:怎么在殿外也挂了?我说:我看到大家找道士,就进去帮忙困怪了。血魔说:下次拜托你看清队友是谁,那是我们会的人喊的,不过是在别的组。而且你精神可嘉,行动却不赞赏,你号小,直接在外面守候就行,等你号大了,再为行会做贡献第二次进入火龙殿,我依言站在走廊外等候,可是那些恶血蝙蝠好像商量好一般纷纷飞出殿外向我靠拢。困魔咒没有把它们全部困住,有几只离我越来越近,刚刚见识过它威力的我不敢和它们硬碰,在走廊外本着敌进我退的原则来回跑动的和它们打游击,可是终于一不小心被它们逮个正着,然后又一次趴在地上。第三次进入火龙殿,之仙并没向刚刚那样冲入殿内,反而呆呆的站在我旁边。我问:怎么不进去打龙?之仙回答:什么都没保护你重要。今后每次屠龙我就在这陪你,一直到你能独立抵抗这些恶魔蝙蝠。在之仙的陪伴下,我有惊无险的站在走廊外完成了五次屠龙任务,和大家一起来到火龙将军那里领取经验。看着红字一行行刷起,队友逐一被奖励4亿经验,我在领取时却被告知,只完成3次,不能领取奖励。看着满怀困惑的我,之仙解释:那二次你挂了,所以没有记入成绩。没关系,我帮你再组,把这二次完成。我问道:你还在殿外陪我吗?之仙回答:不行。我已经做完五次,本周内再也进不去了,我在这等你,你自己在里面一定要小心。在之仙的帮助下,我和几位陌生的玩家组成了一个团队,前往屠龙。我不敢进入殿内,只在走廊外小心翼翼对付那些恶魔蝙蝠,等我看过队长刷的回字并按下幻镜卷的同时,正好看到队员们进入火龙殿。我和大家错身而过,也错过了这次屠龙。苦心人天不负,有志者事竟成。凭生第一次屠龙奖励,终于在历经千辛万苦和N次屠龙后成功领取。如今,成长为999的我,再入火龙殿如进无人之境,那些恶魔蝙蝠碰在身上也如飞蛾扑火般迅速坠地,我却毫发无伤。可是当初大家齐心协力才能打败火龙的时期,却是让大家最为怀念的时光。[]

(4)与尘相知我终于没有克制住自己给尘拔打了电话。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很紧张,一会雀跃,一会忐忑。在接通的那一瞬间,听到那一声懒懒的喂,我突然淡定了些许。尘的声音很温暖,带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清雅悠远。朦胧中,我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好像看到了在重重迷宫中,那个始终把我护在身后的青竹般秀逸潇洒的男子。那一瞬间,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我说:你好!那边似乎愣了一下,然后音调高了二个分贝:是缱绻吗?是,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感觉得到。沉默了一会,他说:我这几天有些忙,上线的时间比较晚,有时上线后发现你已经下线了。今晚我有时间,陪你好不好?虽然明知对方看不到,我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问了一个超级菜鸟的问题:尘,我听你说话不像是本地口音,你一人在这吗?很辛苦吗?尘停了一会忽然爆笑:傻丫头,你以为玩《热血传奇》的只是你们附近的人玩的吗?这里天南海北哪里的人都有!说起来,在《热血传奇》中,你们省还是人数最少的呢!一种莫名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我一直以为他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没想到却是天涯海角。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安和无措,他柔声说:傻丫头,我今晚七点来陪你。快挂掉吧,长途很贵的。他的声间有些不真实的柔和。在挂断电话后很久,我仍然带着十二分的不敢相信:尘?真的是你吗,你不仅仅存在于游戏,也在现实中吗?可是,罗敷有夫,我们虽然在游戏中并肩而立,却是咫尺天涯!晚上七点,尘如约上线了。他好像喝了些酒,打字速度远不如从前。然后他说:丫头,上扣扣吧,打字太慢了,上语音。从那一天起,我们总是一边做任务一边聊天,有时什么也不做,只是并肩而立的站在土城安全区,听他播放的歌曲。尘每天都是先帮我做完任务再上他的号等我上线,然后带我去静之山涯练狗狗。静之山涯很美,轻烟一般的雪将天地渲染成白茫茫的一片,感觉整个世界都纤尘不染。我在那样优美的环境里,心情也格外的好,仿佛能忘掉现实中的一切烦恼。我不喜欢来回跑动,一般都是把身边的怪打完就站在原地等系统更新。尘了解我的懒惰,为了能让我勤练技能,他常常跑到很远的地方把那些怪引到我和狗狗的身边,然后帮我打怪和疗伤。当时,在白雪皑皑的静之山涯,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画面。一位身穿短衣的小小男道在前面跑,后面跟着成群结队的怪,然后他会在语音里搞怪:糟糕,被咬了一口;糟糕,我的鞋被它们踩掉了。 看着他搞怪的模样,听着他温暖的声音,我的心弦仿佛被拔动了一下。在慢慢的接触中,他无意间知道我内心非常脆弱,对我倍加关怀、倍加体贴。由于那段时间我神经衰弱,晚上总是失眠,他常常在十点左右就催促我下线,然后打电话陪我聊天。记得一开始我睡不着,他常常陪我聊到旭日东升。慢慢的在他声音的陪伴下我朦朦胧胧有了睡意,尘就在电话那边默默的听着我的呼吸,一直到确定我入梦才挂掉电话。那段时间,我始终不知道自己每天几点睡着,也不知尘究竟是在我睡着多久后才会挂电话,只记得有几次当我从恶梦中醒来,还能在耳边听到他温暖低沉的声音。他的声音把我从恐怖的地狱拉回了人间,又把我慢慢的送入梦乡。有次不知他哪句话触动了我的心弦,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失声痛哭。尘仿佛被我的哭声弄得手足无措,声音失去了往日的平稳,却更显温暖。他在我耳边不停的低吟:不要哭、不要难过、振作起来、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自己的委屈和愤恨也好像顺着泪水发泄了出去,种种徘徊在脑海中的自杀方法也随之蒸发。尘的声音还一遍遍的在耳边回荡,突然之间,心中升起了一种幸福的感觉。原来,哭的时候有人陪,有人轻轻的在耳边说:不要哭、不要难过。也是一种幸福。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事,只要一瞬间,对一个人的喜欢就能到达顶点。(5)第一次霸者之行那天,尘带着我一起去霸者。当我们从封魔谷老兵直接传送到封魔矿区后,我感觉自己好像走入了一个恐怖世界。首先映入眼帘的一截类似于铁路的轨道,然后是昏暗的灯火随风飘摇,我置身其中仿佛能感受到阵阵阴风,零七竖八散落的骷髅更让人增添一丝惊悚。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尘的后面,他的狗狗和英雄早已兴奋的跑到前面磨刀嚯嚯。(当时我们没有用过任务卷,玛法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只见尘打了几个火符、撒下一片毒,就见僵尸的头骨碌碌的滚向一边,看得我毛骨悚然。突然,一个僵尸扒着我的脚从地下爬了出来。那一刻,我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尘乐呵呵的为我设了个防,然后领着我往里闯。在走到弯曲的崎路时,僵尸的密度逐渐增加,它们成群接队的向我们袭来,僵尸打出的雷电不断的侵袭着我们弱小的身躯。我们没有随机卷,我更加不会走位,就见尘在它们的缝隙中闪身而过,我却频频被它们困在包围圈里。在几次险些丧命后,尘让英雄和狗狗作前锋,他在后面为我加了个群隐,一起等附近的僵尸消灭干净才带着我往前走。就这样,我们一路走走停停,终于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疾风殿。疾风殿的场景没有矿区和崎路恐怖,怪物们却从150点血的僵尸变化为330点血的红野猪和310点血的黑野猪,脚下还不断盘旋着230点血的黑色恶蛆,那里对于不满40级的我就像是地狱一样危险。尘的英雄和狗狗双双阵亡了,只有我笼罩在他的隐身下安然无恙。尘说:我去把那些怪引开,你在闪开的缝隙中跑,知道吗?你打不过它们,不用还手,一直向前跑,跑进前面的门里,记住了吗?他从我身边跑开,步伐灵活的在那些怪中穿来穿去,慢慢的把它们引向旁边,我就在闪开的缝隙中向前直冲。我在左上角的地图中看到自己离那道门越来越近。终于,我跑到了门前,眼前的情景却让我一筹莫展。只见层层的野猪堵在门前,大门被它们围的水泄不通,仿佛连只苍绳也飞不进去。尘也跑到了我的身边。扭头望去,就见他身后大群的野猪和恶蛆,黑压压的犹如潮水般涌来。看着那庞大的野猪部队、看着那壮观的野猪阵容,我们不禁目瞪口呆。前有狼后有虎,形势万分紧急。尘和他的英雄集中火力朝门前一个角落撒下一片毒药、打出一个个火符,终于在野猪部队赶到之前在门口打开了一个缺口。他朝我大声喊:快点冲进来!随后一个闪身进到门里。我急忙跟在他的身后跑,却被一只野猪拦了一下。就这一下,已错失良机。缺口已被它们自动补上,后面的大部队野猪也围了上来,我陷在里面寸步难行,不消片刻就凄惨的趴在地上。我的第一次霸者之行,止步于疾风殿。(6)英雄韩韩终于,我的级别到四十级了,可以领贴身英雄了。我欢天喜地的跑到苍月岛找到神秘人领取英雄。英雄韩韩刚出生时和我一样,赤裸着身体没有任何装备和首饰。我当初因为懵懂无知,才身着三点式在沃玛森林晃了几天,现在肯定不能让他也赤身裸体的在人前跑来跑去。我对游戏中的装备和功效一无所知,不会看首饰的攻击点数,更看不懂哪些装备适合战士、哪些装备适合道士、哪些装备适合法师。有段时间我们就站在安全区里观察身边的各个玩家的服装和装备。他一一告诉我这人穿的是什么衣服、属于哪种职业;那人用的是什么装备、攻击有多少,等等。俗话说:名师出高徒。我却完全推翻了这句话:名师不一定出高徒,也有可能教出我这种能把师傅气晕的菜鸟徒弟。尘教了好久见我始终不开窍,只好无奈的放弃。一直到现在,我看到别人的衣服和装备还是分辨不出究竟是道士还是战士。能认准法师也只是因为他当初的一句话:外面罩着一层乌龟壳的是法师。韩韩的级别太低,只能给他穿件简单的布衣,配些初级的装备。尘给了我三本技能书:白日门幽灵盾、白日门施毒术、白日门火符。我依次双击让他学习技能,然后和尘一起去静之山涯练级。韩韩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怪仿佛很兴奋。就见他在那些半兽人和半兽战士中跑来跑去,一会把它们染成绿色,一会又染成红色,然后再冲它们打出一个个灵符火符,并且还不忘在忙乱中朝我打出一个印有大大魔字的盾牌。刚出生的英雄就有这样敏捷的身手,很让他的主人感到愧疚。我对各种技能的操作很不灵活,一有突发状况就会手忙脚乱,一紧张就会忘记各种技能的快捷键。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瞄不准怪,常常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狠狠的甩了张符,就见那张符飘得远远的、高高的,怪却毫发无损。看着英雄韩韩精准的攻击和娴熟的技能,我不仅汗颜,还很羡慕。后来,韩韩又学会了白日门战甲术、白日门群疗和白日门治愈术。有了这几项技能,韩韩如虎添翼,他不仅可以在前方冲锋陷阵,还能在受伤时为自己疗伤,并且会毫不吝啬朝我打出一个个大大的防字和魔字,提高我们的防御能力。随着主号级别的增长和任务难度的增加,韩韩基本每天都会挂几次,重新召出后又无怨无悔的冲在危险的最前沿。慢慢的,副宝宝也逐渐成长,特别是副法宝宝在许多情况下比职业为道士的韩韩更为重要。可是在我内心深处,韩韩却是我唯一的英雄,他如同影子一样和我如影随行、不离不弃。我对韩韩,无限的疼惜、无限的爱护;韩韩对于我,无限的忠诚,无限的奉献。未完待续

上一篇:这样建立了宗派关系
下一篇:我正在奇异刚才麒麟的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