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要却没有得到的

时间:2015-08-10 21:32 作者:是是卫
文 章
摘 要
  从开始到现在,她即属于我又不属于我的。或许仅仅因为这,从开始到现在,在我心里这世界是美丽又遗憾的。在手中香烟弥漫出的缭绕烟雾中,是思念亦或习惯淹没了我。她,她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扯动着我的心扉。两年多前的那个夜晚,因为那个夜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

从开始到现在,她即属于我又不属于我的。或许仅仅因为这,从开始到现在,在我心里这世界是美丽又遗憾的。在手中香烟弥漫出的缭绕烟雾中,是思念亦或习惯淹没了我。她,她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扯动着我的心扉。两年多前的那个夜晚,因为那个夜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她初识。依然记得,石墓七层,那个白野猪横行的地方。在漫天飞舞的楔蛾蝙蝠之间,她白衣胜雪,正在练级。当我出现在她旁边的时候,她毫无防范,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对我嫣然一笑。但接着,她倒在了我的身边,倒在了我残酷狠冷的裁决之杖下。她的黑白世界在那一刻,与我无关,只是在她倒下的瞬间,我分明看到她嘴角的笑意。在这之后,我的足迹遍步了玛法大陆,从银杏山谷到比奇大城,从毒蛇山谷到封魔谷,从盟重到白日门,从恶魔祭坛到赤月魔穴,经历了无数次战火的洗礼和无数的事情,也阅览了无数的人,但再没遇见她,哪怕远远的望见。白衣如雪的样子,似一张黑白照片沉封在记忆里,我以为,那只是一个片断,甚至没有真实的存在过。再后来,我尘封了金戈铁马的传奇生涯。一年前,当我打开这段尘封的岁月,再次踏足风沙扑面的盟重,没想到第一个遇见的是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她。她竟然还记得,看着她的笑,世界变得五彩缤纷。之后,我们一起PK,一起玩,每天都在一起。有一天,她忽然问起: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么?记得,永远无法相忘。再后来,我说我们结婚吧,那一刻,她笑靥如花。封魔婚姻神殿,我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没有主婚人,没有贺客,没有祝福,有的只是我们之间亲昵的低喃。婚后的日子是幸福的,每次上线系统都会提醒你,提醒你有一位伴侣在爱着你守侯着你,那一刻,她是属于我的。婚后的日子是甜蜜的,也是忙碌的。人是奇怪的,一个人的时候,衣着朴素或奢华都不觉得有有不妥。当有了伴侣之后,特别的在意,在意对方的衣着打扮。就这样我选择了幻境,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生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幻境7以下蕴藏着丰厚的宝藏,迷宫里有重装使者,他携带着6件重装,4小时一刷。王者禁地有着暗之双头血魔等六个身藏六件重装的怪物.。幻境9则有双头金刚和双头血魔镇守,他们随身带着圣战系列和法神系列,2小时刷一次。幻境10层则有暗之触龙神,暗之牛魔王,牛魔王以及赤月恶魔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身上有天尊系列以及各种特殊戒指神兵利器。虽然我舍不得离开心爱的她,哪怕只是一秒,为了她生活的更好,新婚不久,我还是带着满腔的憧憬去了。她,一个温婉的可人儿,这时喜欢上了PK。每天她除了PK还是PK,而我几乎就是停留在幻境,很少有时间陪伴在她身边。很少的相伴时间也会因为boss的即将出现而被打断。我们之间的对话也越来越少。你在干嘛?我在幻10找老魔呢,等等说。你在干嘛?PK,==。你在干嘛?(一直没有回话)没看见我说话么? ??? 刚才M你怎么不回话?(依然没有回话)快点回话,想你想的我急!!!知道了,等下!我在发呆,没有PK。你在干嘛?那你来幻境玩吧,就快刷了。陪我一起打怪玩,好么?不去,不会打装备。。。。。。。时间飞逝,隔阂慢慢慢慢地诞生,并且违人所愿得逐渐放大,或许感情这面镜子已经开始产生了裂纹。之后的日子依然这样地流淌过去,她依然忙着PK,我依然在幻境里忙碌着。彼此渐渐无话可说。曾经的欢声笑语如今已为沉默寡言,虽然每次上线系统依然用喜庆的红色提示着对方的存在,但已经毫无喜悦而言,一切都改变了。此刻,她还是属于我的么?

在离开之后的行会一直是沙巴克。就象大家说的最滑头的那种人,哪个会是沙入哪个。我不打架不为行会势力,我在会里从不出声,所以即使频繁换会也不被知觉。只为了那份从风魔比奇甚至白日门瞬间回到盟重的便利。一天会里喊起去猪八打天魔。六大重装就属男战士的衣服贵,一直很不理解,保甲和天魔属性完全一样,女的也未必就比男的弱。为什么天魔和保甲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这种不平等造成传奇人妖泛滥盛大可以不承认但确实有责任。每次猪八开门几小时之前七层已经打的兵火交加,不知道姗姗而来的暗之双头血魔是否知道能够见它一面的人都是九死一生众叛亲离的幸存者。为此,我从未踏入雷池一步。今天是全区闻名的沙巴克行会组织去猪八。人多势力大。我壮起胆子一起站在猪7最顶端的坟墓前面等待开门。身边重重叠叠堆积着带有(沙巴克)字样的人群,都是自己行会。我相信不可能有人无聊到阴谋害我。于是躲在死角和朋友拼命写着话题聊天。忘我到盾也没开。突然,外挂提示[你的强效太阳水已经用完]抬头一看,正好是一个天魔武士对我痛下杀手砍两刀的快动作。我的网速太慢,血都少了才看见他的行动。不过没开盾的我在他两快刀之下居然没倒地也是个奇迹。匆忙撑起盾顶着十几点血跑到边上,猛喝了几口营养药,才缓过来开口对骂。Subarujw:你这人好卑鄙,居然偷袭!我喊的不大声,既然没杀死我,就不存在报仇的想法。战士身上带着个鲜红的名字,一看便是惯杀人的主。也许因为两刀没秒到一个没开盾的法师他也很没面子。走到边上他们一起的朋友之中。看见他不是我一个行会的,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里杀人放火都已是常事。我再次申明出自己的无辜:我站在这里又没惹你,打什么打?他一起的朋友却闹了起来:丁丁,又在欺负小妹妹啊?人家生气了呢我的责备,朋友的取笑。名为血煞兵团狂的战士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再次走到我面前,我干脆盾都不开等他杀。没想到他只是一直野蛮把我推出很远。私下里却M我血煞兵团狂=>妹妹我开玩笑打着玩的。你哪里人啊?开玩笑打?我血都空了。没死就是开玩笑,要死了就是成英雄吗?我没理他。狂又对我使用野蛮,级高了一点确实优势。血煞兵团狂=> 说话嘛。我给你道歉撒。战士就是喜欢砍几刀砍起耍的嘛这时那边另个名为血煞兵团什么的法师喊他:丁丁,又在泡MM唆。明天去XXX(重庆的一个地名)耍不?听着地名那么熟悉,我忍不住M他说了句/血煞兵团狂 你们重庆的啊?我老家还重庆呢。没想到重庆也出野蛮人。血煞兵团狂=>你也重庆人?哇。啥子时候来见个面传奇里就是拉同乡,就象身在国外遇见中国人一样,听说我老家重庆,他不由多份熟络,而我也不再象开始那样对他感到恐惧。我们很自然的聊了一会。随后狂介绍了他一起的几个朋友:血煞兵团幺地、血煞兵团风他们都是在重庆,一起来12区练号的好朋友,这几个号不分彼此,谁想上哪个上哪个。装备也是为大家而不是为一个人打。几个男生都是20上下,热血青年,我突然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能够在游戏毫不留情的乱杀乱砍。热血传奇嘛,没有这份冲动何以表达热血沸腾?于是,在我随后的日子多了几个可以M的好朋友。与以往认识的人不同。他们是版纳永远的红名。一直以来喜欢交朋友胜过找情人。朋友间没有牵连,没有依赖。在我需要的时候才会联络,不会存在是否关心或照顾的责任感。和血煞兵团的几个小男生一起便是如此。我们可以一起打装备一起抢装备,一起打架一起争夺爆出的战利品,一起海阔天空的闲聊。我入了他们的行会,里面成员不多却以PK闻名:暴☆龙、骚⊙不好惹、张明、玄狐80%的成员都是红名,即使不红的也只是暂时挂白。一向讨厌打架的我对于这样的行会自然不喜,但为了方便联系只好硬着头皮在里面留下来,当然从不说话。每天上线第一眼的行会聊天便是去哪里哪里打架。每天上线狂M我的第一句话便是在哪里哪里杀人。反正也是无聊,我乐得去胡闹一通。常PK的人确实不一样。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杀人也是需要技术和配合。看着几个和我级别相当的法师不带魔血却勇于冲在最前面电人,激光,卡位。回想自己原来总是躲在朋友身后放暗电,突然感到什么是可笑我也混合在红名们之中他们打谁我打谁。[你犯了谋杀罪][你犯了谋杀罪][你的武器被诅咒了]红字在刷屏。仿佛回到练级时的状况[180经验值增加][360经验值增加]同样红字刷屏。所不同的那时打怪而这时打人。相同的却是同样有着爆出极品装备的可能。一边跟着行会娱乐我一边在脑中胡思乱想。于是,每天挂着鲜红的名字回到安全区休息,擦洗谷雨尖端的鲜血。原来,传奇也可以这样生活。血煞兵团狂和幺地是那时联系我最多的两个号。不过都是开始打我的野蛮战士,他们喊他丁丁的男生在上。失去了所有善良的老朋友,突然交上这样一个坏男孩,也并非坏事。原来我以为PK是传奇最失败的一个内容,野蛮,伤感情。认识了他,看见了他的一帮生死兄弟。我终于明白,和女生不一样,打架才是男生联络感情的方式。刚开始他们打架我也打架,我以为自己不动手便是不梗直。弄到每天都在挂红名。狂后来介绍了一个重庆附近的姐姐月涵和我认识。月姐年纪比他们大,说话也有分量,大家打架她不一定出手,但她被打却一定有一帮人会来帮忙。我突然好羡慕。我一直想要却没有得到的,就是这样啊!碧云城这个会现在还在,但里面很多人已号是人非,大多数早已不是我当时在的时候认识的朋友。血煞兵团几个在转去24区一段时间之后又回到版纳。还是原班人马。并且多了几个新号:血煞兵团甩甩、血煞兵团抗霸现在的我们仍然是好朋友,虽不同甘共苦,但却平淡相交。不过,以打架过日子的生活新鲜了几天,我又离开游戏了。(待续)

上一篇:雷风猛的一提气
下一篇:这样建立了宗派关系